<i id="pycww"></i>
<object id="pycww"><span id="pycww"></span></object>
<object id="pycww"><option id="pycww"><small id="pycww"></small></option></object>
  • <i id="pycww"><span id="pycww"><small id="pycww"></small></span></i>
  • 當前位置: 首頁 > 學生工作

    回憶錄

    日期:2017/8/1 21:54:27  來源:范縣希望中學  作者:希望中學  閱讀:613次

    謝希占

    我1958年來范縣一中,至今五十多年,五十多年來,經歷了一中的建立,成長,發展壯大的全過程,盡管有坎坷不順心的時候,但總體感覺很好,有些事情值得回憶。

    一、 生死之交

    文革“復課鬧革命”后,剛剛招了一個高中班。一場大雨后的下午,十來個青年教師約我去金堤河游泳,二十來個高中學生也興高采烈地跟著去了。那天水漲浪大,流急河寬,我們年輕氣盛,一個個不顧一切,都爭先恐后地跳下去。開始沒什么,游到中間很多人都受不了激浪沖擊,大都惶恐萬分。有個胡學軍老師一邊掙扎,一邊精疲力竭地高喊:“老謝,快來救救我”,其實這種情況我也沒有經歷過,只是盡量鎮定情緒,鼓勵大家??????終于游到了南岸,回頭一看,大事不好,學生盧子輝還在漩渦中拼命掙扎,出不來了。這時大家剛爬上岸,驚氣未消,人人氣喘吁吁,個個面如土色,都面面相覷,茫然無措。在此緊急關頭我什么都沒想,立即跳入水中向學生游去,在他身邊高呼:“不要害怕,我來救你了!你別緊張身體要放松,你別抓我,抓了我,咱倆都完了,我保證能救你出去!”這時盧子輝很清醒,理智,在生死關頭并沒有死死抓我,我全力抓住他的上臂,一下一下向東南方向順流而去。說實話我也累的夠嗆了,喝了不少水,當終于沖出了漩渦??????從此我和這個在文革中不同觀點的學生結下了生死之交。

    一天, 半夜里,有人敲門。“謝老師,我走了,以后再來看你”。開門一看,他去遠了,那正是穿了新軍裝的學生盧子輝。

    幾年過去了,他轉業歸來到了縣公安局,后來又到市區公安局任副局長,我們常見面,他不止一次地說:“謝老師救過我的命”。

    二、 十斤地瓜干

    1962年春,吃飯最困難的時候,每人每月供應24斤地瓜干,農村更難些。家里人怕我撐不住,從牙縫里擠出十斤地瓜干,父親給我送來,我實在不忍心吃,就放在屋角里小桌上,準備再送回家。一天我班高三學生陳愛榮,哭喪著臉來找我要退學。因為從家里實在拿不來糧食,堅持不住了。我勸她:“快畢業高考了,要想辦法堅持下去”。她說:“啥辦法都想了,我很想讀書,只是???????”說著她已泣不成聲。一個農民的孩子讀書到今天很不容易,關鍵時刻失學,太可惜了。于是我掂起十斤地瓜干說:“你先拿去接濟一下,慢慢再想辦法”。她說什么也不肯要:“老師你吃什么?”我說:“這個月我能湊合,你就用了吧。”她終于堅持到了畢業,雖然沒考上大學,但后來考上了民師,轉正成了高級教師,小學校長,現已退休。記得2005年的一天,來了個衣著樸素大方,又帶著金戒指金耳環的老年婦女,提著禮物來看我,仔細一看正是陳愛榮。她說了很多感激的話:“現在吃穿不愁了,日子好多了,一輩子不能忘老師。”

    三、 單騎送考證

    1961年5 月高一學生張繼池(當時范縣歸山東聊城)考北京體院,考試前一天下午,突然接到加急電報:“準考證忘帶了”。不能考了。那年代下午到聊城沒氣車縣委書記的坐騎也是自行車。在這個節骨眼上,為了學生的前途,我騎上自行車,下午三點出發,騎行185里,當晚八點趕到聊城。學生張繼池感動地說:“明天一定好好發揮,考不好對不起謝老師”。第二天他果然發揮很好,終于被北體錄取,畢業后接著考研考博,成了中國第一批體育博士生,畢業后出任廣西女籃主教練,后任廣西體校校長,退休后被上海體院聘為球類教研室主任輔導。

    他最近一次來看我,是他在上海任教的時候,拿來的洋食品,當時我還不會吃呢。

    四、 平凡的工作

    1949年冬,我小學畢業,縣里沒中學,我徒步百余里考“平原省第一師范”(時在陽谷坡里,畢業時改為聊城師范)。1952年畢業,分到觀城師范任教。由于小才大用,我非常努力。1958年隨校長李光華調到一中。在師范時,我教音體美,到中學后,主教體育、語文,很受學生歡迎。從1957年開始當初中班主任。1985年后,當高中班主任,所任班級都是先進班集體。范縣一中的體育工作,無論在山東,河南,在省市縣中都是很先進的,多次受到省體委和省廳的物質獎勵。記得一次安陽地區田徑賽,安陽市40多所中學選隊,都不敵范縣一中。我多次出任地區代表隊領隊和教練赴省參賽,也當過地區運動會的總裁判。一中學生籃球隊多次獲地區冠軍,一次在新鄉男女均獲省亞軍,一次在鞏縣獲男子第三名。文革前,除張繼池外,還有李作信入選山東省二隊(后被四川挖走)。文革后,有劉季存,趙鳳蘭先后被選入河南省女隊(劉季存打前鋒,參加過國際比賽,趙鳳蘭打組織后衛,看了電視,我非常欣慰)。其他項目出的人才也不少。學生劉愛存被選入省隊,并獲香港馬拉松冠軍乒乓球隊員先入山東隊,后改入國家隊,并獲世界雙打冠軍。老實說一中體育曾經是放光的,當然這是領導重視和全體同志共同努力的結果。

    我多次被評為優秀教練員,先進工作者等,曾代表縣領導參加過山東省,河南省體工會,多次參加過省教練員培訓,58年去青島參加“全國籃排球進修班”學習,由蘇聯專家任教,使我受益匪淺。

    過去曾有人認為,搞體育的肌肉發達頭腦簡單,其實并非如此,實踐證明,別人能干的事我也能干,而且還能干好,開始任班主任的時候,就有人擔心我不會抓學習, 結果任何呢?

    一個初級師范(63年山東師院,中文函授本科畢業)能叫教體音美就不錯了,還能教高中語文當班主任嗎?鐵的事實,回答了這個問題。

    1962年,我第一次送高中畢業班,那年全校畢業四個辦班,共考入大學七個人(自然災害大躍進年代,不堪回首的艱苦歲月,高校招生極少)占了四人,63年四個畢業班考入大學25人,我班占了15人,其中一名清華大學,一名復旦大學,一名北航等。64年,畢業兩個班,我班畢業41人考入大學33人,其中有北大,北航,華中師大,華南理工等名校,這班有個留級生,數理化等五門功課不及格,一年后他考入了新鄉師院。又一次證明沒有差等生,只要不言棄,不言敗,就可能后來居上。

    文革前,我在一中任教研組長,校務委員,團委委員,工會副主席。學校材料多是我寫,河南日報曾發表過多篇文章。66年省委要出小冊子,宣傳部抽人去寫邵華范(馬樓公社甘草固堆片長)河南出版社編輯呂凌,帶我們幾個深入到甘草固堆住半個月,之后又去了幾次,收集資料后,大家分工去寫,結果呂凌只選中了我。于是我在業余時間,見縫插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寫了三個月,終于完成了初稿,人民出版社讓我去鄭州送稿,恰恰那天下了雨,幾天不能通車(因為是土路)這時文化革命烈火燃燒起來,把我的處女作和一切都統統燒光了,只留下了深刻而永久的記憶。

    工宣隊進校后,對我進行了調查,沒有讓我寫檢查,也沒批斗,還讓我帶文娛宣傳隊,每次演出都很成功,群眾非常歡迎。一次演出后,幾個工宣隊同志走上臺和我握手,并脫帽連連向我鞠躬,他們很激動,我也很激動。

    只要對黨,人民,學校,學生有利的工作,給我什么,我干什么,從不推辭,并且堅決干好。從觀城到一中的所有領導,如李旭東,郝慶恩,李光華,陳德卿,王子進。。。。。。他們都很喜歡我,李光華后來調出當了法院院長,在醫院病床上,臨危之際,還向人說我的好話??????王子進校長臨終之前還想見我??????

    五.生生不息

    文革中,我們牛鬼蛇神勞動改造,一起澆白菜時, 王子進校長告訴我一件事,65年安陽地區下了調令,調我去地區教育局工作,王校長說:“是我沒讓你走,把調令壓下了。”這是領導的信任,我深感有幸。68年,山東建議教師回原籍工作,我回到莘縣王莊集公社中學,不久孟廣匯主任又差人把我叫來,臨來時莘縣一位教育局局長說:“你能不能不走,下學期全縣學校任你挑。”出于對范縣一中的感情,我還是回來了。73年調我到縣體委,80年任副主任,不久平調到一中任副校長。盡管很賣力,工作還是沒搞好。當時我總結了一下,當校長不如當教師,下輩子還讓我當個教師吧。

    93年退休后,輕松多了,但還是沒閑著。縣委抽我寫過文史資料,孟廣匯任校長時,讓我出來搞基建,魏現元時期,出來辦四十年校慶。幾乎每年給縣單位訓練籃球,出任教練。2000年,學生高寶蓮讓我幫她辦希望中學至今。一種喬校長曾讓我為一中訓練籃球,半年后,在市晨光杯比賽中,女子獲冠軍,男子亞軍。希望中學的體育獎杯很多,初中高中在市里連年奪冠,兩次代表市里參加比賽,打入前八名,為市縣人民爭光,也為一中人爭光。

    人生如夢,彈指間,年已八旬,回到一中,土路,土房都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樓群,柏油路面。遇到的人大都是生面孔,偶爾碰到一個當年的猛頭小伙,現已老態龍鐘。而且很多人相繼作古。然而地球照樣轉著,代代新人成長著,他們像我們當年一樣,在一中這片平凡的土地上,辛勤拼搏著奮斗者。一代代莘莘學子相繼成長,成為國家棟梁之才。一中還是一中,他還在發展,成長前進,生生不息。那高聳入云的大白楊有幾棵還屹立著,這是歷史的見證,特別是中間兩排,是李光華,陳德卿和我帶領著高二屆一班學生栽的,當年我們一起挖土,澆水,封土,當然也一起流汗并忍著饑渴。幾年后,我們又在它下面乘涼,散步,談心。見到大白楊樹,就想到了當年,勾起見見往事,浮想聯翩,令人感慨不已。

    雖然老了,但生命不息,奮斗不止,去年我成了縣詩詞協會會員,我的書法,先后被幾個集子選入出版,今年三月一日,我又成了“中原油田老年大學書法班”的學員。

    我當教師一生,學生數以萬計,他們對我都很好,在四十校慶時,想不到那么多學生來看我,特別值得一提的就是那個軍營服役的,文革中不同觀點的學生,給我送了兩瓶茅臺酒,酒雖然珍貴,但醉翁之意不在酒,也不至于山水之間,而是天地良心之間??????我深信,在人類歷史長河中,華夏五千年,一切違背歷史客觀規律的行為,一切邪惡的東西都是短命的,而真理,正義,和諧,真善美的東西是歷史的主流,一定是永恒的。

    中國人民擺脫了一些災難,走進了新時代之后,當今胡錦濤同志提出和平崛起,科學發展,構建和諧社會的構想,必然有他的現實意義和深遠

    更新日期:2017/8/1 21:54:29

    范縣希望中學©版權所有  地址:濮陽市范縣新區板橋路東段  電話:0393-5263636  傳真:0393-5260033
    網站備案號:豫ICP備17028572號  未經允許不得復制、鏡像  手機范縣希望中學
   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